咨询电话:0577-86602010

新闻详情

咨询热线

游戏《守望先锋》中的角色)

网站编辑:蒙特卡罗最新网址-蒙特卡罗网站-蒙特卡罗游戏官网 │ 发表时间:2020-05-10 08:08:36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天使是游戏《守望先锋》中的英雄,“天使”的女武神作战服可以让她像守护天使一样保护战场上的队友。

  她的治疗杖可以射出两种光束,治疗或是强化队友,她还可以使用技能使单个队友死而复生,她的终极技能是女武神,能让她在一段时间内像个女武神一般自由穿梭在战场上进行治疗或战斗。

  作为所有伤者的守护天使,安吉拉·齐格勒博士是一名顶尖的治疗者、出色的科学家和坚定的和平主义者。

  齐格勒在踏入可以极大改善致命疾病和损伤治疗效果的突破性应用纳米生物学领域之前,是瑞士一家顶尖医院的手术部门负责人。正是她在医学领域的成就,引起了守望先锋的注意。

  由于齐格勒的双亲都被战争夺走了生命,因此她从一开始就极其反对该组织通过军事手段进行维和。但最终,她意识到守望先锋给她提供了一个可以拯救更多人生命的机会。作为守望先锋医学研究部门的负责人,安吉拉致力于更好地在前线治疗受到致命伤的病员。“女武神”快速反应作战服因此诞生,齐格勒也穿着这套作战服参加了许多守望先锋的任务。

  尽管她对守望先锋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齐格勒博士经常质疑她的上司以及守望先锋的长远目标。而当守望先锋解散之后,齐格勒博士便致力于帮助那些受战争波及的受难者。

  尽管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全球各地帮助那些流离失所、无依无靠的难民,但当无辜人民遇到危险时,齐格勒博士依然会穿着她的“女武神”作战服挺身而出。

  “天使”射出特定的光束聚焦于一名队友。持续的光束聚焦可以为目标队友恢复生命值或者提高伤害。

  切换同一目标的治疗/增伤链接不需要断开,可以直接按下另一个按键,甚至原本的按键不必松开。

  有且仅有在队友的攻击出手时增伤才有效,在之后不必继续使用增伤(例如莫伊拉的“生化之球-伤害”,艾什的“延时雷管”),但部分技能不可以增伤。详情请看参考资料。

  在为队友治疗或者提高伤害时应该与他保持一定距离,防止被敌人攻击到;由于天使之杖的绑定不需要队友在你的电脑屏幕之中,你可以在连接友军后立即转视角寻找下一个治疗目标或者察看周围情况。

  默认设置下,可以在“守护天使”飞行途中再次按shift键停下,防止自己飞入了敌人之中。

  超级飞:“守护天使”启用时,按下空格键,将脱离目标队友自主冲刺一段距离;在超级飞期间能够进行转弯飞行,去到不知道高到哪里去的地方。具体使用方法请看参考资料。

  “天使降临”到达高处后,可利用“天使降临”来选择更加合适的落脚点,但切忌长按空格,极易被对方长枪位与狙击手击杀;可不规律的使用“天使降临”使自己在空中的移动轨迹更多变。

  在使用“重生”时,朝向队友,并且看向地面,以防被敌人爆头攻击;有且仅有在发动技能时需要看到队友的灵体,引导期间可以向掩体内移动,当不要超出引导范围。

  “重生”施法时间很长,不值得为了复活队友而不顾濒死队友,出现“复活一个去世一群”的情况。

  “女武神”提供强力的治疗或者增伤,可以在队伍中另一位治疗者被消灭时紧急顶替他的位置,或者在消灭一个敌人后扩大己方优势;此时御风而行的能力也可以使自己能够帮助队友攻击挂后的敌人。

  “女武神”状态下,按左Ctrl键竖直下落,超级飞时同时按住后退与空格键可以快速升高自身位置。

  天使在没有受伤时为自己回复生命,要用大量的伤害立即消灭她或者使用持续伤害阻碍回复。

  天使的大招给予她强机动性和强力团队增益。此时应该选择用强力的绝招攻势或者回避这一波团战。

  在团战中对天使攻击,玩家一般会让天使飞向战场中的队友,而陷入不利境地,更容易失误而被消灭。

  见义勇为,为守望先锋的顶尖科学家及守护天使穿上全新的粉红皮肤(限时出售),表达你对乳腺癌研究基金会(BCRF)慈善事业的支持。BCRF致力于促进最前沿的医学研究,寻找乳腺癌的治疗方法。

  皮肤预览:朱雀天使这款游戏,全身有红色的皮肤,在下身还有一个光标这个光标就是朱雀的意思。

  Helden sterben nicht !(Heroes never die!)

  我的奴仆是不死的!(My servants never die!)(窈窕女巫)

  英雄不朽!但要付出代价(Heroes never die!For a price.)(魅魔/魔女)

  重新回来战斗吧(lets get you back in the fight.)

  你对我还有用(I still have use for you.)(窈窕女巫)

  战斗还没有结束(Der Kampf ist noch nicht vorbei!)

  你的恶魔来了(Deine Teufel ist da.)(魅魔/魔女)

  瓦尔基里来了(Deine Walküre ist da.)(瓦尔基里/希格露恩)

  天使:好吧,我猜我又得帮你们包扎伤口了……就和往常一样。(Well, I suppose Ill be patching you up... as usual.)

  猎空:别担心,齐格勒医生。要是我遇到麻烦了,我只要使用闪回就行了。(Dont worry, Dr. Ziegler. If I get in trouble, Ill just recall.)

  天使:我的本意并非如此。(This is not what I intended, Reyes.)

  死神:你做过的事,你最清楚。(You knew exactly what you were doing.)

  天使:莱因哈特,你不觉得该退休了吗?你越来越老了。(Reinhardt, don’t you think it’s time you hung it up? Youre not getting any younger.)

  莱因哈特:绝不!我会战斗到我流干最后一滴血。(Never! I will fight to my last breath.)

  天使:莱因哈特,我反对你带着那个可怜的女孩到处冒险。(Reinhardt, I don’t approve of you dragging that poor girl around on your adventures.)

  莱因哈特:布丽吉塔已经做出选择。我也会尊重她。(Brigitte has made her choice. I would have her at my side.)

  天使:温斯顿,你的基因疗法有没有问题?(Winston, are you experiencing any issues with your genetic therapy?)

  温斯顿:吃花生酱上瘾算不算?(Other than a crippling addiction to peanut butter?)

  天使:美,你一点都没变老!你有什么秘方吗?(Mei, you haven’t aged a day! What’s your secret?)

  美:你可以试试急冻,但我不知道该不该推荐给你!(Cryostasis, but Im not sure if Id recommend it!)

  天使:吸烟有害健康,你应该知道吧。(You know smokings bad for your health.)

  麦克雷:但是我相信你能把我救回来的,医生。(Well, I have faith you can get me patched back up, doc.)

  天使:你知道吗,安娜,有些医疗手段可以治愈你的眼睛。(You know, Ana, there are procedures we could look into to repair your eye.)

  安娜: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很喜欢自己现在的样子。那只眼睛对我来说是个提醒。(You are very kind, but I am comfortable with who I am now. It is a good reminder.)

  天使:安娜,我并不赞同你对我的生物技术进行的调整。(Ana, I dont approve of what youve done with my biotic technology.)

  安娜:抱歉,但我现在的任务正需要这些技术。(Im sorry you feel that way, but it suits my purposes now.)

  托比昂:医生,我的头一直很疼。(Doc, Ive been having the worst headaches.)

  天使:我一直都跟你说你得去检查一下脑袋。(Ive always said you should get your head examined.)

  天使:守望先锋被解散是有原因的。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Overwatch was shut down for a reason. Maybe its best it stay that way.)

  天使:真不习惯现在的尖端设备。(Im not used to state of the art facilities these days.)

  天使:你的支持令我感动。(I am touched by your support.)

  天使:多亏有我的队友。(I couldnt have done it alone.)

  天使:我猜你不会把这事告诉队友的。(You might not want to tell your friends about that.)

  天使:你只能去太平间了。(Youve been discharged.)

  天使:医生快来!等等,好像我就是。(Medic! Wait, thats me.)

  天使:你的病情已经无药可医了。(There is no prescription to treat what you have.)